第一百六十九节 蒙古来使

    淳祐十年三月初,一个如同旋风一般的消息传遍了临安府——蒙古使者赵璧,奉蒙哥和忽必烈之命前来临安,与宋廷商量两国和平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,在绝大多数宋人看来,这次赵璧前来,定然是在玩弄阴谋,意图对赵嫣朝廷进行敲诈勒索,甚至是武力威胁……因而,在消息传来之际,民众纷纷围向登闻鼓院和鸿胪寺进行抗议,要求朝廷拒绝和谈之请,并出动??站悦晒趴?。

    “娘的,是谁把消息传得如此沸沸扬扬?”

    登上城楼,看着底下群情激愤的人们,李毓之不由得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,用牙咬了咬嘴唇。在他身旁,刘蕴却鼓噪着要出兵维持秩序,绝不能旁这些“乡巴佬”冲撞皇城,威胁朝廷权威。

    “此事,本官也曾考虑,然,不可轻用武力,否则,人命关天,悔之无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御街上却传来了一阵骚动,李毓之不解地拿起手中的望远镜,看了看不远处的街道,这才发现,御街上开来了三辆卡车,车上载满了宋军士卒,至于他们是哪支部队的,李毓之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走,下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让开,朝廷有旨,不许在路上聚集……”

    待卡车开到登闻鼓院门前,宋军士卒陆续跳下汽车,将民众牢牢地围了一圈。霎时,民众一片哗然,一些太学生更是上前,与士兵开始了争辩。

    “尔等是何神也,胆敢如此?”

    “后退——”为首的一个将领大喝一声,从腰间拔出手枪,将其对准了太学生的额头:

    “奉旨行事,不必多言!”

    眼看双方即将发生流血冲突,李毓之暗中大叫一声“不好”之后,就急忙推开人群,走上前夺下了将领手中的枪。

    “住手!我是提点行在皇城司李毓之,汝是哪部的?”

    将领打量了他一眼,拱了拱手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在下是大宋空军地勤士卒,奉令前来维持秩序!”

    “奉何人之命?不会是赵嫣吧?”李毓之打量了这些士卒,似乎也想到了他们背后的主子……只不过,这次,他却冤枉了赵嫣:

    “此事奉皇上之命,赵皇后与之无关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李毓之也愣住了,良久,他叫来刘蕴,吩咐道:

    “去,告知民众,朝廷廷议尚未有所结果,还望保持镇定,切不可目无国法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此时,皇城的垂拱殿内,赵昀正端坐在御座之上等候着赵璧进入,御座下边,那些朝臣们则也是恭谨而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宣大朝使者上殿——”

    不多时,赵璧捧着国书,恭恭敬敬地走到殿中,之后,他就按照双方事先商定的礼仪,向着高高在上的赵昀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启禀国主,臣此次前来,不为别的,只有要事相求,还往贵国包涵……”

    赵昀起身,从赵璧手中接过国书,笑容满面地回了句:

    “甚好,若是贵国有和平通好之意,朕又有何求?故,还请贵使直言不讳,说出贵国所要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赵璧点头,紧接着,便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如今,我朝已经筋疲力尽,只希望尽快与贵国议和和亲,达成南北世代之好!”

    “朕早有此意,自端平元年战端开启,朕夜不能寐,食不甘味,为的尽是此事……敢问贵使,贵国究竟有何条件?”

    赵璧抚须浅笑,思索片刻,这才慢腾腾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忽必烈元帅说了,条件不变,割地之请,暂可不提,岁币和亲,不可变也……”说完这些,赵璧忽然顿了顿,然后提出了蒙古方面的要求:

    “我朝请求,每年议定岁币银绢各25万,于淮北亳州交割。同时,双方释放扣留对方之来使,从此南来北往,不受阻拦……至于以赵珍珠和亲一事,还需再议……”

    赵昀思量片刻,似乎从中悟出了什么,思索一会,这才哼了一声,故作随便地说道:

    “也好,赵珍珠年纪轻轻,尚未到下嫁的年龄……此事暂且不提,也好……”说着,赵昀忽然顿了顿,而后就换了个口气,说道: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,等会,还请贵使与朕前去赴宴,到时,朕自有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盛宴款待……”赵璧不动声色地鞠了一躬,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而至于赵昀背后的用意,他早已经是有所了解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帘幕后,乔装打扮成女官的萧晴悄然无声地推开一扇门,从后苑悄悄地离开了这里。此刻,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尽快将赵璧再度到来的消息告诉赵嫣,让她去再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蒲应已经出兵向着吕宋进军……此事,朝廷已是无可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慈元殿内,赵嫣正和萧媞谢皇后坐在一张桌案前,开始商量蒲应擅自兴兵这一情况……眼下,蒙古军的威胁还未解除,海军扩建也未完成,若是贸然进行两线作战,只怕,会重蹈金国末年金宣宗对宋开战、致使内外交困的覆辙。

    “赵嫣,此事,你还是别管为好,否则,你又得落下后宫干政的骂名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媞说的一点都不客气,却得到了谢道清的支持,这下,赵嫣成了孤家寡人,只好努努嘴,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啊……”萧媞轻声一笑,唤来赵珍媞,低声细语地示意她道:

    “珍媞,去逗你娘开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懊啊……”赵珍媞看了她一眼,悄悄地爬上一张玫瑰椅,用小手捂住了赵嫣的双眸:

    “娘,你要是再怪她们,我就不放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嫣笑了笑,显然是被她给逗乐了……只不过,萧晴却在这时推门而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

    “赵嫣……赵璧又来了……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来吧……”赵嫣轻轻推开女儿的双手,无可奈何地说道:

    “南方之事尚未解决,??站继诓怀鍪直狈?,既然如此,你我又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眼看赵嫣误解了她的想法,萧晴急忙摆摆手,惊慌失措地辩解说: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想和你说这个……我是想说,赵璧此贼贼心不死,妄图以赵珍珠去和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谢皇后拍案而起,打算直接去和赵昀说个明白……萧媞大惊,急忙拦住了她,一边低声劝说了句:

    “姐姐,小不忍则乱大谋……眼下,我们尚且不知,这是否就是阎允儿之流的圈套……倘若如此莽撞,岂不是正中他们下怀?”

    “不慌,此事大可分几步来……”沉默不语许久,赵嫣终于嘴角一翘,有了自己的对策:

    “听闻,蒙古内部朝廷不稳,窝阔台系和拖雷系为了大汗之位,斗争已经日趋激烈,不免爆发内战,到时候,趁敌人内战,我等只要给海军以便宜行事之权,就可封锁北方沿海,迫使忽必烈所部分兵,从此无力南下……至于窝阔台系,何足道哉?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计策,赵嫣仍然是充满自信,只不过,萧媞却是不屑一顾地冷笑几声,给她泼了盆凉水:

    “哎……你就不怕,会有人背叛朝廷,将军船开到鞑子那去?”

    作为萧媞的“跟班”,萧晴也跟着附和了句: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……要是这样,我们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咋这么乌鸦嘴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萧媞抿了抿嘴,没有再说些什么。而萧晴只是瞥了她一眼,就将赵嫣悄悄地拉到了角落,悄然道:

    “赵嫣,萧媞说的没错,人心难测,不可不防……至于鞑子的和亲之请,想必,她也不想将赵珍珠拱手让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……你就别再教训我了……我还不知道,你的脑子不够用?”

    “赵嫣……你……”萧晴惊讶地张大了嘴,沉默许久,她这才哽咽地说道: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和那帮竖子一样……也瞧不起我……”说完这些,萧晴就一把推开了赵嫣,径直向着外边跑去。

    带着孩子回到自己的住处,赵嫣忽然发现,自己的和宁殿门前,除了那些负责监视自己的禁军之外,还多了不少充当眼线的宦官宫女,看起来,他们虽装作若无其事,或是忙忙碌碌,然而,赵嫣却敏锐地发觉,他们的眼光不时打量着和宁殿,简直就是心里有鬼……

    “赵嫣……我……我总算是找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媞?”赵嫣惊愕地打量了她一眼,脸上写满了不解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……”忽然间,萧媞扬起手,冲着赵嫣就是虚晃一枪。

    “萧晴跳湖自尽了,这回,你高兴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此言一出,赵嫣不禁也呆愣住了。她怎么都不敢相信,萧晴竟然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去自尽……

    忽然,萧媞揪住了赵嫣的发髻,冲着她就是一阵咬牙切齿的“威胁”:

    “哼,若是萧晴有三长两短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本站推荐

隐婚100分: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:老公,用力点 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: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: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: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: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: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: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: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: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:少爷,我要离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