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司帝寒毒发作

    司帝看着对面的男子,警惕的看着此男子,他在任何时候,都不会轻敌,这是他的母亲从小教导的。

    那个瘦小的男子看着司帝,迟迟不出手,眼里闪烁着胆怯。

    司帝就是羽月国的神,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司帝等着男子出手,发现这男子有些诡异,因为他看到男子的眼睛泛着一丝乌黑之气,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人要交手的时候,那个瘦小的男子突然冲着司帝跪着,磕头求饶:“司王爷,小的认输,求求王爷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说完便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,还夸张的用手抹眼泪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男子的举动给雷懵了,有些反应不过来,可是初心却觉得有些奇怪,这也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下去吧!”司帝冰冷的说,眸子发出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!”那人听了,满脸感激,眼泪流的更欢实了,冲着司帝磕头,嘴里嚷嚷着多谢王爷。

    司帝眼里闪过不耐,冰冷的吐出:“别哭了,赶紧下去!”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!多谢王爷!”男子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哭,磕头谢恩,额头都磕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滚下去!”司帝觉得这男子有问题,突然感觉胸口一痛,眼里一冷,发出摄人心魂的寒意。

    男子听了,还是没反应,就知道哭鼻子求饶,场下有人大笑,还说男子是被司帝吓傻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跟着附和,其中梁怀天喊的最欢实。

    司帝看着男子流泪不止,瞳孔缩了缩,难道这男子的眼泪有问题?

    冰冷的吐出:“滚下去?!?br />
    可是男子依旧没反应,只知道不停地哭,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。

    初心有些紧张,她还从没见过,男子可以这么哭鼻子,眼泪像是流不完一样。

    司帝感觉胸口又传来闷痛,体内突然窜起一股寒气,心里一惊,这男子的眼泪有问题,抬腿对着男子一脚,把男子踢下了比武台。

    这一脚用了五成的力道,足够男子昏过去。

    男子口吐鲜血,翻了翻眼睛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司王爷怎么能这样,人家都求饶了,还痛下杀手,以前真是看错他了,”梁怀天不满的嚷嚷。

    “是??!司王爷这是怎么了?”又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恼羞成怒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司王爷太无情了!”

    初心听着一惊,不可置信的转头,发现不知什么时候,皇宫里多了一些陌生的人,穿着普通,像是城内的平民,都在不满的指责着司帝。

    这是皇宫,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?心里升起警惕。

    “皇弟,你这样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!”北冥彻嘴角划过冷笑,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是??!那人都求饶了,司儿这样做太过残暴!”太后也不满的看着司帝,言语带着责怪。

    接着都是对司帝不满的,纷纷指责司帝。

    司帝不语,冷冷的看着那个昏过去的人,冲着冰一示意了一眼,才看向初心,眼里多了一层不明以的冰冷。

    初心没有发现司帝的异常,只觉得此事蹊跷,心里越发担忧,司帝不可能无缘无故踢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和本王比试!”司帝眼里发出摄人心魂的寒意,握紧拳头,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比武继续!不如格斯王子先和朕的皇弟比试如何?”北冥彻开口,嘴角勾起一抹阴冷。

    现在就剩下司帝、陶格斯、北冥宣三人,现在就看看谁是第一、第二、第三了。

    “好,恭敬不如从命……”陶格斯邪魅一笑,飞上了比武台,他早就想和司帝一决高下了。

    “司王爷,得罪了!”陶格斯眼里闪烁着邪魅之笑,能让他敬佩的人,除了他亲生父王,也就剩下司帝了。

    “请……”司帝眼里闪烁着冷意,这个陶格斯一直深藏不露,这一刻,他倒是真的希望陶格斯继续装下去,因为他的寒毒发作了,运功只会加快他的寒毒发作。

    司帝挥剑斩掉了地上的一角,正是刚刚那个瘦弱男子流泪的地方,那个男子的眼泪肯定有问题,他故意把眼泪流在地上,就是想让毒气继续散发。

    陶格斯看了,眼里闪过一抹冰冷,朝着司帝攻去,两道身影快速的交缠起来,一会儿天上,一

    
共2页,现第1页

本站推荐

隐婚100分: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:老公,用力点 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: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: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: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: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: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: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: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: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:少爷,我要离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