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七章 杀人殒命 不费吹灰

    辜雀的话传遍大地,不含一丝感情,令灰衣老者身影一颤。

    但他在瞬间又恢复了过来,从前的高傲占据了思想的高地,或许是为了掩饰尴尬,不禁大笑出声道:“哈哈!我听到了什么?一个黄口小儿竟然蔑视我公羊世家?竟把我都愣了一下?!?br />
    为自己的反应找到借口之后,他脸色再次沉了下来,寒声道:“无知小儿,老夫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,你以为凭着运气进了命劫,便可以与老夫一战?今日老夫便告诉你,命劫也有高低之分!”

    辜雀淡淡道:“老公羊,你废话多了些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灰衣老者脑中轰然一炸,不禁暴怒,刚要出声,一声大喝忽然从远方天地传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!就是他折断了我的刀!”

    声音嚣张无比,带着稚嫩之气,白衣青年再次骑马而来,惊得远方平民四处逃散,但终于还是有两个孩童被无情踩到,身体瞬间被踩得稀烂。

    于是四周哭喊之声顿时惊天动地,但白衣青年连看都没看一眼,直直朝着辜雀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飞着两个身穿武服的老者,同样手提长刀,一脸冷漠的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辜雀的脸色也依旧冷漠,踩死儿童,面不改色,甚至看都没看一眼,此人也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这样的事了。

    极速而至,猛然一提缰绳,白驹嘶鸣,直立而起,他左手直指辜雀,大声道:“就是他!折我长刀,硬闯入城,如今又把这里闹成了这个模样?!?br />
    话音一落,身后两大强者一步跨出,稳稳立于虚空之巅,像是带着俯瞰众生的优越感,两股强大的气势顿时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辜雀眯眼不语,灰衣老者皱眉,冷缺闭眼打坐,鸿运干脆直接坐在了街边,靠着石墙睡大觉。

    “强闯黄石城并不是什么大事,兴许我还能留你一命,但折断我公羊世家的刀,便就是大事了,你连全尸都别想要了?!?br />
    声音很冷漠,像是地狱的死神在宣告着蝼蚁的死亡,大概装成这种类似于高人的模样,能给他们极大的快感吧。

    辜雀轻轻摇头,缓缓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两人的脸色顿时变了,大概是嚣张习惯了,他们的性子比灰衣老者更急,竟然直接提着刀便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辜雀脸色一寒,不禁道:“身为轮回境修者,却没有一点心性,浮躁不堪,恐怕也是胡乱屠杀之辈。我自问不是什么正义之士,但你们偏偏要找死!”

    辜雀豁然转头朝他们看去,眼中忽然透出两道可怕的血光,如箭一般激射而出,刹那间洞穿虚空,直接穿透两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人,重重落下,已然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眼中依旧保留着身前最后一刻的惊骇与恐惧。

    大地寂静,万物无声,一切仿佛都定格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声惊呼这才传遍大地,只见那白衣青年吓得脸色剧变,不禁顿时从马上摔了下来,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力量。

    辜雀冷漠地看着他,眯眼道:“仗着身份,肆意屠杀,为恶一方,偏偏还要找我麻烦?活了二十年,想必也够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!求求你!别杀我!我是公羊世家的人,我是刀客世家的人!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大哭出声,竟然直接吓得崩溃。

    但辜雀,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。

    他从来认为,修者就应该遵从本心,保持真诚,不惧艰难险阻,才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脸色冷漠,木雕无情,眼中再次发亮,两道红光骤然朝青年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终于反应过来,大喝一声,长刀一颤,一道惊天动地的刀芒骤然斩出,化作一道白幕,把辜雀的两道目光骤然斩碎。

    辜雀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而灰衣老者则是豁然回头,厉声道:“还不给我滚l账东西,公羊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    黄州公羊世家实在太大了,门系遍布黄州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,开枝散叶,处处为尊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也并不认得灰衣老者,但......他终究是能认出那一把雪亮的长刀的,这种刀,除了公羊世家以外,其他人不敢用。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终于反应过来,转头就往后跑,连谢字都来不及说一句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深深吸了口气,转头朝辜雀看来,却是脸色大变,只因那原地已然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而白衣青年停下,只因辜雀已然站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很冷漠,右手轻轻一挥,一道黑光闪过,一颗头颅已然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声音这才喊出,但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死死咬牙道:“你敢杀公羊世家的人?你!你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辜雀轻笑道:“原来黄州已是公羊家做主了吗?黄氏一族已经无法控制黄州了?请问你们什么时候起事造反?”

    这句话实在诛心,灰衣老者脸色剧变,不禁厉吼道:“你放肆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一步跨出,手中长刀猎猎,一刀骤然斩下。

    刀势惊天,犹如滔滔巨浪,轰然席卷,不得不说,公羊家族的刀法,对气势的要求的确很高。

    辜雀右手一挥,大袖带起一道黑光,瞬间把这道刀芒拍灭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脸色已经有点不对了,只因他已然看出,辜雀似乎并不是那么好惹。

    而辜雀则是一步跨出,轻轻道:“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好好跟我讲,我这个人情该怎么还?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脸色阴沉无比,忽然寒声道:“你以为,你可以战胜我?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身影忽然拔地而起,右手的长刀开始发出白亮的光芒,竟然涌出一道道可怕的巨浪,不断朝身后涌去,形成滔滔巨浪。

    随着他气势不断上升,那一重重浪也在叠加,最终足足叠了九层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自豪,厉声道:“今日,我便要你见识见识我公羊世家的绝学,长刀十三潮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大道轰然横斩而下,身后那九重巨浪轰然席卷而出,一路摧枯拉朽,带着无法形容的气势,直接朝辜雀卷来。

    辜雀的脸色上没有表情,只是轻轻一笑,右手一挥,只见金浪和黑气同时席卷而出,在空中不断交织,化作一金一黑两条神龙,竟然瞬间便把这刀浪吞噬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已然不禁怒吼出声。

    辜雀冷笑,到了如今,他虽然境界没有升上去,但也绝不是以前可以比的了。

    《人皇经》和《神女赋》轻易并行,阴阳交织,产生可怕的力量,并且龙游天地,敲克制刀浪,所以轻易吞噬。

    武学之道,深邃莫测,辜雀这一瞬间便使出了阴阳轮转之道和五行生克之道,根本没有用力量,便轻易打败了他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无比,不禁喃喃道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??!明明都是命劫之境,你怎么可能这么随意就......”

    辜雀一摆手,直接打断他的话,冷笑道:“就你这个,也配称大刀十三潮?公羊愁用这十三潮时,每一潮各自变幻无穷,每一潮之间,又组合成各种变幻。你不过学的区区皮相,也敢在此大放厥词?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闻言一震,二话不说,竟然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他转头,便看到了辜雀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自己的速度,根本无法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辜雀淡淡道:“现在可以说说了吧?我这个人情,该怎么还?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张了张嘴,不禁咬牙道:“你还不了,九公主殿下和我家大世子,乃是天作之合,是我公羊家家主和当今圣上定下的亲事,谁也改不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灰衣老者又不禁冷笑道:“九公主殿下,乃是我黄州著名的女军神,她卓越的军事能力超越了历代名将,是黄州崛起最有力的助手,就算是黄氏一族,也不会让她嫁给一个江湖浪子,无知莽夫?!?br />
    辜雀缓缓朝冷缺看去。

    而冷缺则是豁然站起身来,沉声道:“老子才不管什么女军神不女军神,她就是我的女人,老子认定了!”

    辜雀道:“她如何?”

    冷缺道:“只要能跟着我,她什么也愿意干!”

    辜雀眯眼道:“如此?”

    冷缺道:“我有我的判断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笑了起来,咧嘴道:“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?可以!你帮我俩成事,到时候老子带着她直奔西北,那时候谁也管不了我们!”

    西北,当然是罪孽森林,现在极其缺乏高手和将军。

    冷缺虽然只是命劫,但这厮还不算老,还有的是潜力,以后能到哪一步真的说不准。而这个女军神,就有大用了。

    辜雀大笑道:“好!这个人情,我辜雀还定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暴喝一声,辜雀大笑,身影一闪,直直朝前而去,大手轻易劈开重重刀芒,一手便把灰衣老者脖子捏住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要杀你,我连刀都不必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个清冷的声音,忽然传遍大地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么我呢?”

    伴随着声音,一个白衣如雪的翩翩公子,已然从长街的尽头走来。

    冷缺顿时变色,沉声道:“小子,他就是追杀我那个神阶高手!”

本站推荐

隐婚100分: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:老公,用力点 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: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: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: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: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: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: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: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: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:少爷,我要离婚